默默啃瓜的Lomip

目前岛田骨科狂热中。

爱好东方project 英雄联盟 守望先锋

偶尔自己产点文图

无cp洁癖 杂食 好吃就行 有粮请大力喂投Q3Q

诈个尸

我要死了!好想吃黄鸡和板板的粮啊!!!sei攻都阔以!!!只要是这俩的粮我就吃的很开心啊!!!

loft我翻了十遍了!碗底都舔的曾光瓦亮了!还是好饿!!!不够吃啊!!!为什么这么冷啊!!!

逼得我把自己的辣鸡腿肉都翻出来啃了!装作自己早忘了写的啥的样子羞耻的啃!果然一篇比一篇没脸看啊!写的什么鬼!(捂脸跑!

但更可怕的是我现在连鬼玩意都产不出来了!!!活生生要给憋死+饿死啊!!!

诸位大佬!!!求求你们!!!该填坑的填坑!该挖坑的挖坑!给口饭吃吧!!!(暴风哭泣.jpg

【lol腐】归来(四)沙漠君臣君


完结了。很抱歉拖了这么久最后却是一辆半路熄火的车。

至于详细的原因和感慨,扔到评论里说吧。

【预警】:

轻微的泽拉斯调教/折磨阿兹尔,但无肉(。

非常 非常 非常ooc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阿兹尔顺着泽拉斯的指引再次躺倒,并且换上了更为开放的姿势。他曲起双腿并分开,方便泽拉斯俯身其间。

“很主动嘛。”巫灵微眯双眼,发出了沉闷的笑声。

“你想做什么就......哈!”

身体再一次被电流贯穿,但这次的威力却比之前试探的法术强了数倍,阿兹尔觉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要破裂了。

然而这种痛苦并未持续,只是瞬间他便失去了对躯体的感触,眼前一片黑暗,唯有意识还回味着刚刚的疼痛,令他心惊胆颤。

他想问问自己的国师在搞什么鬼,却发现自己连声也发不出——更准确的说,现在的他就像是单纯的意识体,没有任何的实物可以感受或者操控。

他有些慌,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种完全无依无靠且摸不着头脑的状况。泽拉斯刚刚干了什么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现在是什么样?怎么才能恢复正常?我——

“——嘿,能听到的吧?”

阿兹尔愣了一下,想要大声的回应,憋尽全力最终却只发出几声憋在嗓子眼中的咕噜。

“喔,不愧是你,比我想象中恢复的快一点。”声音逐渐变得清晰——这么说有些奇怪,身为能量体的泽拉斯,声音本就是虚幻而沉闷的,但阿兹尔确信,这与他刚刚无所依靠之时感受到的虚幻完全不同。

“...泽...拉......”

“是我。”黑暗慢慢消散,巫灵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出现在视线里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阿兹尔竟觉得,那微眯的鬼火团中,满溢着温柔。

“...我......”

熟悉的声音回荡在两人耳旁,阿兹尔一愣,下意识的抬起了手臂。金色的铠甲和红绫不知所踪,映入眼中的,是饱满而紧实的麦色肌肉。

“怎么样,喜欢这份礼物吗?”

能量体的指尖轻触着麦色的肌肤,依然带来了轻微的电流刺痛。阿兹尔打了个颤——人类的肢体接触能量刺激后的条件反射。这一切都被泽拉斯尽收眼底。

“别来无恙,我的王。”

狐火中爆发出的狂热几乎灼伤了眼前的凡体,那恨不得将自己生吞活剥的冲动,让阿兹尔又一次想到了自己作为人类,临终时看到的那一幕。只不过现在直勾勾盯着自己的人,比起当年他看不清表情的侧脸,要好懂一百倍。

“你要报复我?”明知故问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泽拉斯嗤笑一声俯身到阿兹尔耳旁,感受着身下人克制的轻抖,不紧不慢的宣告着好戏的开场。

“是对你还我自由的...谢礼。”

突然的嘶吼盖过了最后的话语。阿兹尔被疼痛折磨的惨叫出声,想要将身上的巫灵掀到地上,却被他抢先一步用魔法束住了手脚。阿兹尔不愿束手就擒,即使小臂在挣扎中被能量灼的滋出黑烟,也无法阻止他激烈的反抗。

“啊,真香啊。”尽管泽拉斯明显不存在嗅觉这种感官,却依然趴近焦黑处,装模作样的闻了闻,“好久没吃烧鸡了,希望没烤糊~”

“你!”阿兹尔气急败坏之下,抓住了最莫名其妙的点。“我是鹰!”

泽拉斯也为他不着边际的反驳愣了一下,随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:“是啊,你是鹰,翱翔在恕瑞玛的天空,向太阳飞去。”

笑意逐渐变得扭曲而疯狂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折断那双翅膀,又会如何呢?”

话音未落,泽拉斯便扯起身下人的半边身子,靠着蛮力,将左肩处用力一错,关节处发出急促的一声闷响。痛感随后而至,阿兹尔倒抽一口冷气,咬牙不发出示弱的喊叫。

“真是个勇敢的好孩子。”泽拉斯尖声怪气地模仿着妇人的语调,“奖励你个烤鸡翅。”

“泽...拉斯!”

“啊,我又错了,是鹰。”泽拉斯怪笑一声,将双手覆上阿兹尔右侧的肩臂,控制着奥术能量像蛇一样的缠住。黑色的焦烟缕缕升起,饱满结实的麦色肌肤被烙上了恶魔的印记,阿兹尔疼的攥紧了拳,却将鼓胀的肌肉推入了更深的酷刑。

“放松,我的王。”巫灵的语气又变得温柔,他轻轻抚摸着阿兹尔焦黑的伤痕,不知是他介入了法术,还是飞升者跨越肉体的自愈能力,那些坏损的皮肉在两人的注视下缓慢地愈合着。“你看,雄鹰已在太阳之火中,涅槃成为了凤凰。”

即使肉体得到了修复,痛觉却依然停留在神经中。阿兹尔尽量压平语调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“我想......”

我想让你感受到,身为奴隶之时,被人鞭打却没法反抗的无助,只能瑟缩在牲口的饲料草垛上祈祷,伤痕累累的自己能够撑过今夜。

我想让你体会到,身为国师之时,孤身与整个帝国抗衡的痛苦。正直如你一心征战沙场,我却一刻都不敢合眼,为你挡掉各处的冷箭暗枪。

我更想让你明白,在这副石板中束缚着的,是一个醉心于奥术魔法的巫师,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恶徒,是一个为了私欲毁灭了恕瑞玛的罪人。然而不管是哪一种身份的我,都小心翼翼的,竭尽全力的,无法抑制的深爱着你,我永远的君主,挚友和爱人。

阿兹尔。

泽拉斯轻抚着身下人坚实的臂膀,奥术能量造成的焦黑已经褪去,留下凹凸的疤痕渐渐愈合。时间或许会抚平一切,但在那之前——

“想干你。”

“什——放肆!你疯了吗!”尽管心里早有准备,甚至默许了对方的行为,但听到如此露骨的话语,阿兹尔还是忍不住端出了皇帝的架子。

“早就疯了。”泽拉斯一反常态的没有回嘴,而是认真地与阿兹尔对视着,将复杂的情感与简单的欲望注入那美丽的翠玉之中。

“身为一个奴隶,胆敢对皇子动心,还和他......”

“够了!”阿兹尔被盯的面颊泛红,虽说在麦色的肌肤上不易发现,然而微微闪烁的眼神,还是出卖了他的内心。“再说那可是我上你。”

“我现在也不再是奴隶了啊。”泽拉斯轻笑着,将额头相抵,把两人的距离控制的更加暧昧。

在被岁月的风沙抚平一切之前,就让我们直面那些古老的疤痕。承认罪恶造成的伤痛,顺应伤痛所带来的改变,将内心纠缠的情感,真挚地展露在彼此面前。

“啧...你又没有经验,会很麻烦。”

“没关系,身为魔法师,最重要的就是不断地探索和学习。”

“喂,可不能用魔法——”

“嗯。”

“至少——先回到宫殿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。”纵使麦色的肌肤,也遮盖不住逐渐加深的红晕了。

“我爱你,一直都爱。”

“嗯。”蔚蓝的狐火温柔地眯起,一如千年前的星空中,安静注视着两人相拥的弯月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
End

2016年总结-自然风光

omg 太好看了!!!!!!!

seal•浪摄派:




昨天发了几张城市风光的图,今天说说2016自己的自然风光图。




作为风光狗,说到底还是要靠天吃饭的。老天爷说的算。我有同学去了西藏半个月全都是阴天,晚上银河不说,白天都看不见蓝天白云,出片少之又少。我呢,今年运气还算不错,除了没有在Glacier Point照到漂亮的日落甚至是光板天,其他时候大多数都不错。


虽然可能没有办法和大多数人分享我的经历,不过当我起大早赶到山顶,看到山间丛林间的日出耶稣光;当我长途跋涉到一个藏在深山里的湖边,看山鸟湖水相映;当别人在被窝里进入梦乡的时候,我仍然咬着牙顶着冷风伸出脚架拍着月升月落斗转星移,看湖面完美收藏着天空中的一盏盏明星。每次回忆起来都是一次甜美的回忆。这个回忆只属于我,和和我一起同行的伙伴们。甚至在出行之前查线路和机位都是非常开心的。


说了一些前期的事情,再来说说后期的事情。有一阵觉得自己拍的很好,签完华盖美盖那阵,觉得技术上也学了不少,可能更多的缺的是机会。不过之后有一次问痒神我的片子怎么样,还是得到了比较打击的回复。从那个时候又开始继续努力学习各种技巧,前期的后期的。感觉自己还有很多可以向大神们学习的,保持一种虚心的态度。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可以写写教程什么的,分享一下自己的前期后期技巧的,不过看到比我更大神写的东西,自己觉得自己太弱渣就不想写了,哈哈。以后继续努力,争取写点。


2016年其实总共走了3次,一次是纽约华盛顿,一次是班夫贾斯伯优胜美地,另外一次是印尼宜珍火山。三次加一起不到两周。不过就像我之前说的,运气比较好,所以发的片子数量还可以。不算第一次,发发剩下两次的自然风光。





进入Jasper国家公园之前半夜的城市光,银河和极光。






在东北长大,就是喜欢雪。一看到雪山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神圣感,想一直沉浸在里面,不愿离开。这两张图是刚入Jasper的雪山。





Glacier Road上的冰川





Sandance 日落。这图一直没发出来是因为少前景,但是这图个人觉得极其适合做桌面……





也是这个地方的另外一张日落。鸟不是P的,我倒是把断桥上一对恩爱狗抹掉了(手动斜眼)





Two Jack Lake 银河






Natural Bridge 白天和日落





Natural Bridge 半夜极光银河





Johnston Canyon 移轴银河





Johnston Canyon 银河拱桥和极光




Yosemite的图可以算套图了,基本上每张都做过我的桌面。一些没发过,是因为只是适合做桌面但是不算是好的作品。彩色一套,黑白一套。先看彩色的这套吧~



Valley View 阴天





半夜爬到Glacier Point的银河


 


Tunnel View日出全景






两张日出山林的局部





还有一张大的接片





早上清晨的Yosemite Valley 山谷





又是一张Valley View 然后也是做了比较清爽的风格的后期





Half Dome 适合做桌面的一张





这张是高仿OSX Yosemite的一张自带桌面,Half Dome被挡上了,少了点雪。








从下午到傍晚再到黄昏的Tunnel View,总有一张适合你的桌面~





当然还有半夜的Tunnel View~




接下来是一套黑白图,自己模仿亚当斯,学个大致意思~













从美国回来之后,老老实实读书。之后在图虫上看到了桂林大河大神的Bromo火山很喜欢。查了一下离得很近,于是花了不到1500穷游了3天,照了Bromo和Ijen两个火山。一些图还放在那里,目前还没有特别好的思路,先上一些改的还差不多的图。



沙漠中的一个庙 长焦打的做的一点伪移轴






半夜和天亮的Ijen火山坑




一年走来,首先要感谢的是四个带我玩的老司机,三院,曙光,化豪 @JmT-FAKETO 和Eric。老司机稳稳哒。然后要感谢旅游路上的朋友,ih,灮烎,城南 @城南,Thomas @Thomas看看世界 ,芒果 @mengguo在路上-FAKETO ,老表 @米奇老表·LoFoTo 冷饮 @冷饮  等等。然后还要感谢带我入门教我做后期的各路巨师,痒神 @Air&N2·Saunato ,粉象 @AlphaStyLe 索尼阿尔法 ,叔叔 @Terry F,卡哥等等。帮了我很多忙的 @三哲Vangient_ 和翔爷 @翔宇情-FAKETO 等等。还有N多数不过来的人……最后最后还要感谢老妈提供资金上的支持哈哈哈~


2016年已经走远,虽然只出门了三次不过想起来还是津津有味的~希望大家和我一起看图看的爽~哈哈,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吧~




另外一篇城市建筑总结在这里:http://seal0104.lofter.com/post/3fcb2b_d6bd275

【lol腐】归来(三)沙漠君臣君


照例先来几句废话。

瓜皮的我本来都忘掉这个坑了 没想到我风还催了一手更

之前心情不好的时候跟她聊了一些 很感谢她对我的开导【抱!

不管是冷圈热圈 自己的产出都希望能获得同好的交流和肯定 喜欢的话就麻烦给我留个评或者点个心吧:)


只要还有乘客 我就会努力开向终点的【鞠躬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避雷概要】

本部分为臣君

上路了 然后又熄火了【?!

为后续的调(敏感)教打下铺垫【?!?!

有轻微s(敏感)m倾向 oooooooc

可以接受请继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该让我把那一切奉还给你了,蠢鸡。”


身下人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嘲讽尖锐,然而在情欲缠身的阿兹尔听来,竟有几分小孩子恶作剧得逞后的调皮,那双幽灵般的眼睛,也像是得意的眯成了两条缝隙。


该死,我,我是被他下了什么奇怪的咒术了吗……


阿兹尔恍惚地想着,身体不由自主的软趴下去。泽拉斯则是一副早就准备好了的样子,能量体幻化成的右臂扶住阿兹尔的腰,引导着他躺向一旁,左手则是有条不紊地继续着爱抚。


“怎么样,舒服吗?”在两人完全调转了身位之后,泽拉斯俯在阿兹尔的耳旁轻轻地呵问。细微的电流通过能量体传输到阿兹尔的脸与脖颈,炸开了他细密的绒毛,搔的两人痒痒的。


不等对方回答,他又兀自将身体贴得更近,近到可以听见毛发噼啪的细微声响。


“你真该看看你享受的毛都炸开的样子,活像只被摸得舒服的猫。”


阿兹尔的脸微微发烫,他想要反驳些什么,但一张嘴,吐出的全是愈加浓重的喘息。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没什么说服力,他哼唧了几声,扭头瞥向一边,像钻地的鸵鸟一样试图掩盖自己内心的羞耻感。


嘶——


一阵强烈的电流贯穿了他的身体,疼痛感刺激的阿兹尔忍不住抽了口气。就像是之前两人交战之时,被他的奥术魔法击中了一样,阿兹尔下意识地警惕了起来。他迅速在周身聚集起黄沙,试图在两人之间形成一道阻隔。沙砾划过铠甲和石板,发出略为刺耳的刮擦声。


沙幕将泽拉斯的身影隔得模糊,阿兹尔撑起身子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对方却只是维持着原先的姿势,唯有那双蓝色的狐火逐渐黯淡。


“你还是不相信我。”低沉的声音传来,飘过沙幕点破了残忍的事实。“不,应该说我们还是无法信任彼此。”


阿兹尔沉默了一下,选择避重就轻:“为什么要攻击我。”


“我要是想杀你,你早就变成一具焦炭了。”泽拉斯嗤笑一声,又恢复了平日嘲讽的姿态。


虽然有些不甘,但阿兹尔必须承认他说的是事实。两人之间的沙幕,只是他下意识做出的应急防卫,对于泽拉斯的奥术魔法而言,根本不堪一击。


阿兹尔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沙幕撤下。


细密的黄沙成股流下,哗哗声在寂静的空气中尤为明显。沉默的两人凝视着彼此,等待着有人先去拨开中间的迷雾。




“你说的对。”阿兹尔生涩地开了口,“但,我,并不是……”


“我可以理解你。”泽拉斯轻笑一声,“因为我也是。”


“你侧过脸躲开我视线的那一瞬间,让我想起了当年的事。”


当年被外人的闲言碎语和内心的质疑恐惧包裹,被逼得几近崩溃的我,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向你问出了那个问题时,你就是这样了移开视线,回答我,不要再去想这些了。


那一瞬间就仿佛有千根针扎向了我的心口,疼到麻木得做不出任何反抗。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那里,争先恐后地从细密的针孔里涌了出来。我很失望,很痛苦,很愤怒,说不清是对欺骗了我这么久的你,还是因为执着相信了这么多年的自己。





无需更多言语,阿兹尔就明白了泽拉斯所想的一切。


他在受到电流刺激之时,脑海中闪过的,亦是被推下神坛的瞬间,和复活后两人你死我活的争斗。





“嘴上说着原谅,可心里却怎么都放不下啊。”


身死可以复生,被风沙掩埋的恕瑞玛可以重见天日,然而有些事发生了,就注定会留下刻痕。


他们回不到曾经了。





“泽拉斯,我......”沙皇一向威严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
他承认,“原谅”这个词,做到比说出要困难千万倍。过往的芥蒂像伤疤一样附着在他们的心脏上,无法修复,无法消除。每每被触碰,都会牵扯到他们最脆弱的那根神经,提醒着自己曾被最最深爱和信赖的人背叛。


泽拉斯抬起手,抚向阿兹尔的胸膛,顺着细密的毛发下的肌肉纹理一路向上,停留在神躯最脆弱的脖颈上。


“阿兹尔,看着我。”


毛发炸开的酥痒和能量电流的束缚让阿兹尔有些呼吸不畅,他努力地克制住想要防卫和躲避的念头,将自己的一切都坦然呈现在对方的掌控之中。


“对,就是这样...”狐火般的目光变得柔和,又掺杂了一点点疯狂。


“给你份小礼物,会有点疼,忍一下。”





涂了几张姑娘开心下

试着换下画风 不过好像涂着涂着就改回去了……


最近画的几张东方

感觉这圈在lofter上很冷啊...【抖。

东方x守望的脑洞涂鸦 选择你的少女!

喜欢的话麻烦点心或留评奶一口 谢谢~

ow的脑洞条图。含腐向注意。
1 2p无明显cp。3 4p源藏(参考在5p

喜欢的话麻烦点个心或留个评奶一口//w//

往lofter上搬一下自己的涂鸦

这部分是姑娘们的大头图 色感不太好还在继续摸索......

喜欢的话麻烦留个评或点红心鼓励一下 谢谢~

【lol腐】归来(二)君臣君

LOFTER真是够了 我只是插个车钥匙都要屏蔽我?


还是走图片吧,以及我会努力早日把这辆跑偏的车开到终点的……


http://ww1.sinaimg.cn/mw690/006gUVPBjw1f9l7x7madcj30b6502h0p.jpg


好的 我去考驾照了【比心!


之前写了个ABO君臣 被吞然后转成图片补档了 饿了的朋友可以先去翻一翻(鞠躬。